http://www.oemleads.com

今又清明:听昨天的故事

  一个民族在其生生不息的发展进程中,总要有一些可供心灵停靠的驿站,一个走累了可以歇歇脚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聊聊旅途的雨雪风霜,谈谈人生的悲欢离合。然后,背起那些记忆的行囊,继续前行。

  早在2500多年前的周代,清明节就成为我国的24节气之一。24节气由于比较客观地反映了一年四季气温、降雨、物候等各方面的变化,所以老百姓喜欢以清明节来安排农事。

  人类文明是一条长长的河,中间不断有细流的渗去和汇入。与端午节、中秋节、春节等许多传统节日一样,清明节在中国250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又陆续加进了很多东西,同样也承载了很多。没有这种承载,历史就会失去弹性,很容易风干和摧折。

  一提起清明节,人们立刻就会想到这一天要去祭奠一下亲人、朋友。日历上的清明节,总是以倒计时的方式,提醒着那些身处异乡的游子,到时候不管多忙也一定要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赶回来给自己已故父母或朋友的坟头添些新土,陪着他们说说话。日历上的清明节与心灵的清明节,总是在这一天殊途同归,年复一年地演绎着亲情与友情这一永恒的主题。不论是兄弟姐妹,还是同学战友,通过这样的方式交流沟通,历史便有了人性的温度。有一首描绘兄弟俩穷与富时感情变化的诗,每次读来都让人感慨不已:

  “日子过的很清苦/哥哥给弟弟送去一瓢糠/弟弟给哥哥送去一筐菜……/逢生日/哥俩便凑在一起捏一盅/两碟小咸菜/便喝的眉开眼笑”,等他们日子富裕了呢:“哥哥再不求弟弟了/弟弟也再不求哥哥了/……只有在清明节那天/哥俩才能走在一起/在双亲的坟前/共烧一堆纸”。

  当无休止地追逐物质利益或突发变故而造成情感淡漠的时候,借助清明节来修复、表达和传递情感的方式就显得弥足珍贵。在今天,从历史深处走来的清明节,携带着民族情感的DNA,正大步走向人们的精神世界,成为心灵最柔软的部分。于是,无论是祭奠、聚会或是追忆,都能从中找到一些亲情的影子。曾经被古代文人墨客、志士先贤赋予无限内涵的清明节,在当代社会不仅能够满足人们怀念离世亲人的情感需要,同时也密切了人际关系。借助清明节的各种习俗活动,人们对先人的孝敬和思念的情感有了适当的表达方式,获得了精神慰藉与平衡。和他人一起扫墓,祭祀共同的祖先、民族英烈,也联络了同他人的感情。可以说,清明祭奠,人们的追忆情怀能得到恰如其分的弘扬。

  清明节是昨天长长的背影。当更多的传统文化,渐渐被现代文明整合的时候,唯有清明节这种精神记忆的鲜花,盛开在历史与现实的对接处,在民族振兴的脚步中,自成一景。2008年5月12日,我国四川汶川遭遇了8级特大地震。顷刻间,上千万间房屋损毁垮塌,几千万群众受灾……地震过去了多年,清明节又至。这似乎是一个宽慰。如果没有清明节,我们无法想象生者将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向那些长眠地下的亲人倾诉他们的思念、生产和生活状况……倾诉是一种思念,更是一种缓解悲伤的方式。

  2006年,清明节作为中国重要的传统民俗之一,已被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年,清明节又被国家作为法定的假日固定下来。面对清明节这样一个共同的话题,所有复杂的人事关系都会变得单纯和纯洁,所有恩怨都会因为那一个真诚的跪拜而化解。

  清明节祭奠原本是一件悲伤的事情,但我们的祖先却把它搞的诗意盎然,不能不佩服他们百折不挠、奋发进取和乐观向上的精神境界。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唐代诗人杜牧的诗作《清明》,是一部堪称经典的清明诗。在这样一个杏花初开、细雨霏霏的天气出行,路上到处是扫墓的行人。此情此情,让人浮想联翩。

  在清明节日渐诗化和故事化的同时,我们惊奇地发现,清明文化开始更多地闪现在各种影视剧、歌曲、广告、情感故事、文学作品,乃至微博、微信、抖音等新媒体中。清明节因为加进了很多现代元素,变得时尚起来。发达的互联网,已经越来越成为清明文化最大的栖息地和传播的场所。那些不甘寂寞的文学家,在作品中展开想象的翅膀,一次次把清明节活动融进那些与亲情相关的细节之中,可谓一波三折,引人入胜。在电视剧《亮剑》中,八路军独立团团长李云龙在给亡故的新婚妻子上坟时,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向你保证: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往后不管走到哪里,我都会回来给你扫扫墓拔拔草。要是我有了儿女,我会常带他们来看你。我会跟他们说,这里埋着咱们家的一个亲人……”这些触景生情、朴实无华却发自肺腑的话,让人听罢,禁不住潸然泪下。

  清明节原本就根植于民间,与农耕、旅游等活动分不开。清明时节,冰雪消融,草木青青,天气清彻明朗,万物欣欣向荣。除了扫墓,人们还通过踏青、植树、荡秋千、放风筝等,充分放松心情。记得小时候在乡下,一到清明时节,孩子们就纷纷结伴爬到朝阳的山坡上,挖野菜,捉山蝎。此时,你只要用手拨拉开枯草,就会惊奇地发现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红的,黄的,粉的,在暖阳下悄然开放,让你惊喜不已。时间过去了很多年,但那时的情景却依然历历在目。

  当然,享受如此明媚的春光不能没有诗,这些古人早已经想到了。“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宋代诗人吴惟信的这首《苏堤清明即事》,就是触景生情、借景抒怀的典范。这些诗句的传诵和传承,是清明文化得以薪火相传动力和源泉所在。

  关于清明文化的话题,总是给这个万物萌发的季节增添一些凄美。宋代诗人王禹俏在其诗作《清明》中写道:“无花无酒过清明/兴味萧然似野僧/昨日邻家乞新火/晓窗分与读书灯”。清明一到,气温升高,正是春耕春种的大好时节,故有“清明前后,种瓜种豆”。“植树造林,莫过清明”的农谚。后来,由于清明与寒食的日子接近,而寒食是民间禁火扫墓的日子,渐渐的,寒食与清明就合二为一了,而寒食既成为清明的别称,也变成为清明时节的一个习俗,清明之日不动烟火,只吃凉的食品。

  不管这些习俗有多少合理的成分,它至少可以说明在这些看似普通的习俗之中,隐含着大量的文化密码。解读这些文化密码,需要心灵上的巨大付出。有首诗写道:“花开的时候来看你/祭奠就成了清明节的一部分/不论倾诉还是重温/都是一种情怀/不论是纪念还是表白/都是一种精神上的抵达”。

  于是,清明文化就似乎成了这样一些东西:可以进行精神的对话与交流,可以被装入记忆的行囊。带上它,任何时候都永远不会背井离乡。

  选择这样一个气清景明、万物皆显的季节祭奠、踏青,把那些美好的向往,变成内心世界的一片风景,我们的祖先可谓用心良苦。形式有时就是内容。每一次过清明,都是一次心灵的洗礼,都是对死者生平的一次怀念和评价。我们常说“血浓于水“,其实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积累和完成的。

  法官是公平正义的使者。判好案子、判的当事人口服心服,学历和技术层面上的问题也许并不难解决,时刻为当事人着想的善良品格才是事情的关键,而这样的思考往往被忽略。为了追寻法治梦想,很多法官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化作一座座永远的丰碑。我想说 应该让更多的人走进法院走进法官的精神世界,去过一个清明澄澈的清明节。邹碧华、侯铁男、马彩云……还有许多倒在办案岗位上的法官、战友,这些名字星光闪烁,勾勒出梦想的新坐标;为了追寻真理,我们一次次回望和审视自己,让定分止争,成为法官一生都在追求的艺术。只有相遇法庭上那些渴望的目光,才会真正掂量出到“不能没有你”这句话的分量。拥有这样感受,就等于找到一眼永不干涸的温泉,会有汩汩不断涌出的爱,蒸腾而起,滋润着我们的心灵。

  日历上的清明节,只有一天时间,但由此带来的丰沛思考,对于历史文化,对于每个人心灵世界的抚今追昔,却永远都不会结束。(祁云奎,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宣传办公室)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